首頁 / 正文
歐陽斌:彌散在橡膠林里的詩與遠方
發布時間:2017-04-27 11:00:33  點擊次數:234次    [ 進入論壇]

彌散在橡膠林里的詩與遠方

——駱曉戈《山那邊的橡膠林》序

歐陽斌

    曉戈給我寄來《山那邊的橡膠林》的書稿,囑我提點意見并作序。這是一部帶有女詩人自傳體色彩的長篇散文體小說,以十年內亂和上山下鄉為背景,描述了以女知青為主體的群體形象。此書重溫舊事,懺悔、反省與回憶并行。同時,在藝術形式上也運用了類似“清明上河圖”式的散點卷軸一般的手法,時間跨度上則表現50后一代城市女青年,從童年步入少年,從知青時代步入社會急劇轉型時期的人生軌跡與精神狀態,展示中國江南的小城習俗與嶺南叢林風情。

    閱讀這部散文體小說,濃郁的湖南方言特色和人物特色撲面而來,其間述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中的崢嶸歲月,尤其令我心生感慨。書中提到主人公離家的那天.父親贈送了手抄的《楚辭.離騷》,并讓弟弟送她,讓我聯想起自己隨同父親下放到武陽公社前與母親淚別的場景。而書中對下鄉知識青年熱愛文學的描寫,“那是一個文學可以抱團取暖的年代。那時的文聯小院,在我等文學青年的心目中,幾乎是一塊詩歌的殿堂,信仰的圣地”,更是喚醒了我沉潛了四十年的“文青”記憶。

    記得我第一次走進長沙市坡子街146號的湖南省文化館《工農兵文藝》編輯部時,是以一名工人業余作家的身份被借調過去幫助看稿的。在那里,我遇到了劉勇、任光椿、黃鐵山、莫立唐、肖潔然和黃劍鋒等老師,黃劍鋒老師為了我們那一點小小的詩作,反復修改,大汗淋漓,沒要一分錢,還要倒賠幾頓飯。因為我們有時候餓了,就到他家里吃飯。也是在那個時候,我就曾拜讀過曉戈來自湘南皮件廠的詩稿。

    1977年4月,曉戈和我參加了省詩歌創作學習班的學習,帶隊的是時任湖南省《工農兵文藝》編輯部副主任的任光椿老師。分別時,我拿出自己小采訪本,請任老師為我寫幾句話。當時他倚在床頭,搭著被子,閉目想了一下,拿起筆就在小本子上面寫了一篇長詩,叫做《湘贛邊界行》。曉戈見此情景,馬上也請任光椿老師題寫了一首七絕。

    后來,也就是1978年8月,我們又一起參加了《湖南群眾文藝》的詩歌創作學習班,同班的還有聶鑫森、李長廷、丁步寧、侯自佳等。當時,我和曉戈參加了1977年的高考,她進入湖南師范學院中文系,我則去了邵陽師專中文科。我們一行業余作者由編輯部主任劉勇老師組織大家學習三天后,即由編輯部副主任任光椿老師、詩歌編輯黃劍鋒老師隊深入工業、農業戰線,收集創作素材,進行詩歌創作和交流。后來我知道,2013年,侯自佳與曉戈在瀘溪重逢時,還調侃過我比較幸運,算是為官為文兩全齊美。

    去年,我和曉戈分別寫了一篇文章,紀念已經去世的任光椿老師,發表在《文壇藝苑》。據說,任光椿老師的愛人看了后,非常感動。其實,文藝的接力棒就這樣一代代地傳承下來的。那段最為純粹的文學時光,用現在的話來說,就是我們的“詩和遠方”。

    曉戈和我是同屬“50后”,有過知青上山下鄉和當工人的共同經歷,也都是從業余作者開始詩歌創作,又同時期考入大學學習中文。大學畢業后,雖然我們留下了不同的人生軌跡,很少聯系,但內心的感念卻是溫熱的。曉戈的豐產和跨界,一直讓我敬佩。 她出過詩集,寫過小說和散文,還發表過20余種專著(編著)。1992年,她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策劃《世界兒童看世界之一.中國兒童看中國》所寫的童詩,還被一位評論家譽為“找回了人類失去的寶貴的歡樂”。

    行文至此,我似乎找到一個答案,那就是年過花甲的她之所以依然燃燒著當年的激情,是因為懷有一顆童心,也就是“赤子之心”。從人生閱歷來看,曉戈歷事不少,但她似乎涉世依然不深。不論遇到怎樣的困境,總是心向光明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擁有“赤子之心”的人,也就是那份“初心”,想不年輕都不行!

高曉松說,母親曾告訴他,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。如今以常人之見,駱曉戈應該已經抵達當年遙望的遠方了。但心中的遠方到底有多遠?她沒有明說,這也是《山那邊的橡膠林》留給我們的無盡遐想。

    愿彌散在橡膠林的詩和遠方,彌久恒香……

(歐陽斌:湖南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,詩人,作家。駱曉戈長篇小說《山那邊的橡膠林》即將由鄭州大學出版社出版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擬于2017年4月16日

 

打印該頁 】【 關閉窗口
評論
簽名: 驗證碼:
內容:
 


    暫無評論
麓山楓網站 版權所有 © 2006-2019  湘ICP備08003614
網站統計 管理登錄 QQ:904518035
彩票走势网